粉丝投稿:她准备好了一场浪漫的求婚,爱的人

2019/11/17 18:17

今天的故事有点长,长得念念读了好久才读完,在这个过程中,念念数次忍不住落泪。这是一个粉丝的来信,她的纹身故事,她的爱情故事,她的人生故事。她准备好了一场浪漫的求婚,爱的人爱上了别人提出分手,英文白痴的她,独自去了英国纹完了这个纹身。下面是她所有的故事,念念一字未改!

 

 

 

我是女生,我爱的人也是女生。在一起五年,她现在在澳洲留学。这个纹身是她答应陪我一起去英国纹的,本来我想着给她一场国外的婚礼。我给她买一枚戒指,她陪我去纹这个纹身,也算是给彼此重要的信物了。眼看一切都安排上日程了,她却跟我说喜欢上了别人。我英文白痴,独自去了英国,纹了这个纹身

 

 

到了伦敦后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伍出机场,出来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看不懂,连去房子的地铁都不会坐,还好房东的女朋友是台湾人,她告诉我大概,我居然就摸索着坐对了,但是下地铁后还要坐车,她担心我找不到路来地铁站接我,惊慌失措之下我发誓我真的很感激。

 

第一天,进行上半部分,可能是因为最近又瘦了的缘故,感觉每一针都扎在肋骨和胯骨上,发出嗡嗡的回响,但是全程都顺利忍下来了,渗出血和组织液,跟黑色的颜料混在一起,我甚至在结束的时候都没有照一下镜子就穿起衣服回去睡觉了。这件本来很郑重的事情,做起来竟第一次罕见的没什么仪式感了,没按照纹身师提前准备的稿子进行,一切都是现拼现凑临时手绘,最后问我怎么样的时候我也笼统的看了一下然后说就这样吧。

 

 

 

第二天,给上半部分上色,纹身师怕我忍不住给我敷了麻药,但是等了一个小时后没起一丝作用,估计是因为我酗酒和 的缘故,可我也不能说什么,就咬着牙躺上去了,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浑身开始发抖,纹身师叫来另一个人扶着尽量控制我,但就是控制不住的抖的厉害,他说要不然今天就到这吧,我抖着累到没力气说话,缓了一会儿我跟他说我希望我们再试一次,我会尽量忍耐,然后这人间地狱又开始了施刑,感受了真正的身体被掏空。结束后纹身师大概觉得我脸色不好替我叫了车,坐在车上胆颤心惊也还是犯了病,甚至中途心跳都停了几拍,还以为就这么解脱了,然而没有。司机从后视镜里不时看我,到了之后嫌弃的催促我下车。这还不算完事,下车后晕头转向认不出我住的那一栋房子,开着导航来来回回绕了好几圈,终于我爬回楼上,对是用爬的,瘫坐在卫生间里半个多小时,嘴唇冰凉,被身上的冷汗浸透了,强撑着慢慢爬回床上,一边忍受着犯病的折磨,一边被抽光力气席卷而来的晕困感包围,感受着无比疼痛最后终于昏睡了过去。

 

第三天,早上睁眼之后还是软到下不了床,一直躺到中午,为了纹身不感染勉强起来冲了澡,这才是我第一次看到它有点模糊的样子,很好看,但却不是我预期的模样和颜色。到了店里纹身师给下半部分上了麻药,并让我吃了一颗止痛药,等了近三个小时才开始,然而麻药的药效大概已经快要过去了,所以可想而知的,我又在极度疼痛中度过了后面的时间。下半部分结束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想修改上面一部分的颜色,他表情有些复杂,其中也还有一部分他的担心,他告诉我这将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因为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再次创伤疼痛将是几倍,并且有小部分感染的风险,我只是说没关系开始吧。讲真的,这是我二十三年来体验过的极痛,疼到我这个骨头铮铮硬的人,掉了眼泪。中间停了一次,终于完成的时候,我虚脱的躺在那,脑子里想这就是我为之着迷执着的事儿,现在我把它完成了又怎么样呢?它已经不是当初我渴望的它了,甚至有一瞬间觉得受了一遭完全无意义的罪。

 

 

 

第四天,我一直昏睡到中午,换完药之后我开始在伦敦的大街小巷游荡,忍着剧痛,徒步十几公里去了威斯敏斯特教堂,可惜太晚已经关门了,我在教堂门口的椅子上坐了很久,脑子很空什么都没想也想不起来,然后又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去,感觉时间变得很慢路变得很长,这些我折磨自己的日子,唯一回报就是能换来一场场没有你没有噩梦的好觉。因为穿着很薄的睡裤出门,走在路上隔着裤子就能摸到它的棱角,像一幅隐隐作痛的浮雕,因为长时间的走路和出汗,传来一阵阵胀痛。

 

第五天,走了23公里,因为不会坐交通工具,也懒得研究,所以有幸看到伦敦很多小巷和街道的风景,买了一双我最爱的马丁靴。下午换了药之后回来冲了澡,背心上沾了很多皮,它已经开始褪皮了,你知道吗它现在的样子,像真的蛇在蜕皮一样,像我养过的那条蛇退下来的皮一样,薄薄的一层脆的有些发白,遗憾的是还是有两三处感染,但是没关系随它去吧。就像我们这五年,总是有些隐晦却最终绕不过的缺憾,我慢慢开始接受了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和东西。尽管已经发了狠的决定要放弃你这不值当的人,可这一刻,我还是想要是你在就好了,要是你能摸到它就好了,就能感受到它蜕变的过程,就能感受到我有多么爱又恨它。

 

晚上时候跟房东和他的女朋友一起约了吃饭,房东在忙,要我和Lin先去披萨店,我们出去时候外面在下雨,两个人一路小跑淋成落汤鸡。等Dany的功夫,Lin跟我聊了很多,我大概讲了来伦敦的目的和我们的事情。她说我太疯狂了简直是个疯子,还说你是不值得的人,我说也不是这样让她不要太在意我的一面之词,她说如果一个巴掌拍不响,那我的错就是我完全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里,我想给你买戒指想跟你结婚想跟你共度余生却从来没有告诉你,一直在自己暗下决心和偷偷策划,她说这样的分手很可惜但却是无法避免的。可我以为我为你吃过的苦头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难道只有说出来才算是份量…那些我不能跟旁人诉说丝毫,独自扛下来的责任压力和分隔两地强压的痛苦,我以为你都看在眼里,以为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通过语言来证实什么。可事实是,你从头到尾竟什么都不明白,不在意,并且不想要了。

 

第六天,收拾行李东西装不下了,又去买了行李箱,然后去了伞店包装雨伞。行李箱很重,本来我能拎的动,只是伤口疼到正常走路都困难,而我却要反复很多趟拖着很重的它们下楼,走很远的路,坐地铁。下地铁站的楼梯很长,一个黑人男孩过来帮我提了下去,我向他问路碰巧他也坐同一趟地铁,上了车开动之后我抓不稳,行李东滑西跑的一直撞到别人,他后来一路帮我扶着行李,告诉我该下车的地方,用软件聊了些天,他说他是学生,他问我以后还会不会回伦敦,我说大概不会了。他问我为什么,说不要因为糟糕的经历就放弃回到这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说他觉得我是非常好的人,还给了我他的联系方式,希望我能联系他。我发誓我再一次充满感激,但并没有添加他给的联系方式

 

 

 

他先到了目的地,我自己坐到某一站下去之后感觉不太对劲,又连忙返回还没开走的地铁上,连蒙带猜的赶到了机场,到退税的地方才想起来买的一些东西没有要退税单,剩余的退税又没法跟工作人员交流,多亏了旁边的人帮我沟通翻译。托运行李,要为多出来的两件多花一千多费用,我的信用卡居然在机场刷不了,要去取现金,取款机不会用,是别人帮忙。返回来跟柜台人员交流的时候又是旁边的中国人看我尴尬又焦急的样子帮了我。一切终于艰难到像吃屎一样的办妥之后,我到外面跟别人要了一根烟,坐在路边的时候终于被这些天积累着的乏累和难过吞没了。你看啊,有这么多与我无关的陌生人都会在我无助的时候帮我一把,而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我,说永远是我的家人的人,在我最难最累的时候在哪儿呢?她甚至会在杂乱的人群中选择把我推倒后转身走掉,甚至会在我被恐惧不安和痛苦绝望包围的时候选择冷眼旁观。这就是我爱了五年的人,这就是我们看似密不可分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可笑感情,竟还抵不过这花花世界和几个月的空窗期,何况还有一半是我因为不想给你太大压力才选择的独扛逃避,你真叫我震惊,这感情也真叫我觉得可悲和一文不值。

 

我们的旅程我一个人把它完成了。别担心,我会走,我只是有些惯性还在

 

 

 

日记有点长,可能有点啰嗦,但都是在当时最真实的感受,只能劳烦你略读一下了